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百家乐游戏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惊醒

时间:2016-08-12    阅读: 次    来源:百家乐游戏
作者:水月镜花

本文地址:http://www.dflfl.com/article/4443220.html
文章摘要:惊醒,,。

恐龙之乡--盐都,南湖近侧的那条高新区街道没有了昔日的喧哗,富阳大酒店楼顶上的那枚避雷针依然猛刺着苍穹,庆幸的是没被它再次刺穿云端,掉下伤心的雨滴。单坐在富阳茶房最底部窗台边的那位女士,气色有些莫测高深,她那双细腻修颀且綴满艳色指甲花的玉手,很有情调和学识地一边品尝着那杯飘雪香茗,一边悠然的翻阅着一本名叫《卡耐基写给女人》的书,不一会儿,从她眼帘角边透示出一种高雅的气质和焦急不安的神情。

您,您就是那位淡雅清娴,风釆依旧的梁秀英女士!三年的时光漫长而瞬失,不过您烙印在玫瑰花丛中那愜意的微笑,倒是捕获俘虏了无数有志之士盲从乐观的灵魂。当然也包括我那位又精明又愚昧的作家朋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尊敬的梁女士,您准是在这里等候,属于您们俩三年前美好的约会,是这样的吗?非常荣幸的是我那位名不见经传的作家朋友,今天,唉!他可是要再次辜负您了,失约这样的事儿,它可不是一件让人心情愉悦的好事啊!多少有些遗憾,连我这位紧跟在他身旁,屁颠屁颠的小人也感到出奇的意外和无比悲恸。

服务员,请问这位先生,我认识他吗? 无聊,他刚所说的那些话,我几乎一句都没听清楚,这不是没教养,而是白费了他动情的口舌。服务员,再请你告诉他,我姓什么?服务员机灵的转过身来,含情脉脉的说:“先生,你准是认错人了吧!这位杨女士,她不是你要见的,叫什么来着,对了!梁秀英女士,她不姓梁,先生请随便吧!” “罢了,罢了!诤洁兄啊!你好糊涂啊!辞世前,你怎么连梁、杨二字都厘不清了呢?三年前的今天,难道你所受的伤还不够多吗?偏要拉小弟来替你垫背,重蹈你的覆辙,在此为你丟人现眼吗?如果不是要了却你的遗愿,今天说啥!我也不会来这鬼地方自讨没趣,诤洁兄啊!可见得你当年的隐忍,小弟算是领赏了!佩服啊!佩服啊!” “小周,快!快下楼去把刚才那位先生给我追回来;不,是请回来,一定是请,切记!切记啊!”“杨总,这,这合适吗?”“快去吧!别磨蹭了,晚了,就真的来不及了。”

“嗨!没想到我们居然还能见面,而且只是分分钟的转变。”怪不得有人说:“女人是感性动物。”“你就不必说那些风亮话了吧!如果是那样,也会失去你来赴约的良好意愿!起码我自己已经向你证明了我的诚意,请你愿谅我一个无知者的冒失。” 我该怎样称呼您,更为恰当合适一些呢?尊敬的杨女士,哦!应该称呼您杨总,在这样的场景更显您的尊贵,不过我要郑重的声明一件事,我并不是那种招之即来,呼之即去的下线男人,其实之前诤洁兄在嘱咐此事时,他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人的一生哪有那么多的重逢,难得的重逢是要有机会的,不是人为的驱使和特意的安排。”所以我能爽快的回转这儿是基于对您和诤洁兄那段情感的尊重和我人生价值观的态度。 看来是您想从我这里打听他的消息吧!我非常乐意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告诉您。在我叙述这段难忘的记忆前,请允许我向您提个请求,行吗?你还有什么新的要求?对我杨秀英!不,不,我尊敬的杨总,我这样的小丑哪里敢给您提什么要求,还新的呢?那你的请求是……?我可以叫你一声嫂夫人吗?这,这,你不觉得这是在为难我一个弱女子吗?我与他在三年前早已没有了任何关系!这事他没有跟你提起过吗?没,没有。诤洁兄只在我面前说过:“这社会表像是进步了,有车,有房,有存折,唉!如今沦失道德的人是最难养的。”这样的请求其实就如当年您最后一次回到他家去谈劳燕分飞时,他请求您,为那个因有您后,所谓的家煮一锅绿豆南瓜汤那么简单。这些小事你是怎么知道的?杨总,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和他之间是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如果我没在失意的情形下,还清楚的记得,杨总您那次陪他去得天文化传播公司,在成都东客站旁的一家社区宾馆里,诤洁兄要我替您的一位姓陈,卖鞋的同事充30元话费的事情,我是谁就用不着再详解了吧!不过那次,您的失望是不应该强加在诤洁兄头上的,准确的说!您当晚就让诤洁兄出了洋相,为30元话费,您立马找过别的男人帮忙去解决,结果呢?这件事就那么顺理成章的变成了您和他之间的隔离带,也就是您理志气状要离开他的第一个看上去完美无暇的借口,当然也是他因创作创业的艰辛而吝啬,没带您去住豪华宾馆的下场,从那会儿起,也就注定了您俩这段感情流产的悲剧。

尊敬的嫂夫人,请原谅我的坦诚与直白,其实我一开始都不看好您在诤洁兄个人文集《大地阳光》出炉的这个时候走进他的生活,把握不好分寸,也许会带去一些麻烦。可是诤洁兄每次都异常平静,简单的对我说:“秀英,她很不容易,经受过两次婚变的摧残和伤害,她的心真的很苦,也实在太累了,兄弟啊!当为兄在小天鹅宾馆抚握住她那双布老茧的手时,你知道我当时的感觉是啥样的吗?那只是一种感动,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动,一个笑绽玫瑰花的女神,怎么会有一双如此粗糙的手呢?就在那一刻,诤洁兄就给了他自己,人生一个强劲的压力,就是他要用行动来感恩,您赐予他那爱的呼唤,用他的生命去爱护您,用他所有的力量把您从苦海中完全脱捞出来。

今天,我是替他来给您赔不是的,他失约了,再也没有机会来实现他在南湖区写完那份别离协议时对您许下的承诺,如今的他早已是荒丘之魂,腐朽之灵了。

你,你说什么?什么荒丘之魂,腐朽之灵。我那亲爱的诤洁,他,他这是怎么了。就在他打拼的秀英文化传播公司即将开业之际,上帝开了一个让我也始料未及的玩笑,把他带走了,诤洁兄在弥留轮回时,嘱托我一定要前来替他赴这个未情之约,说您是他今生对不起的女人,辜负了您的一片深情,放手未能让您欢心,在这儿不应该去拍那茶几,就是那一拍,把您们所有的感情拍击得粉碎了,把您完全推向了无情的深渊。

嫂夫人,您怎么了?只见杨秀英那一抹红唇在抽搐,她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她摇晃着身子摊软在卡座的沙发上,嘴里不停地说:“你是个骗子,你在撒谎,把我的诤洁还给我,把他还给我。”

杨总,您还好吧!小周,我这是在哪儿啦?杨总,昨天在富阳茶房发生的那事,您不记得了,多亏您先生的兄弟,是他一直在跑上跑下,伴床一晚都没合眼,见您这一醒来,我们这些人都高兴极了,您看他还躺在那张伴床铁皮椅上,这会儿刚入睡,杨总,这是他为您准备的早点--南瓜粥啊!来,杨总,您先用点早餐吧!您先生的这位兄弟,真让我们感动。

“诤洁他真是用心良苦啊!我在他家时,只为他做了一顿早餐,就是这南瓜粥,他那时正在赶写小说《盲霾》,每天清晨他都坚持去婆城公园散步,起床出门前他附在耳垂边悄悄地给我说:“小说《盲霾》就是在他清晨散步的步旅中激情酝酿出来的,亲爱的,您再睡一会儿,等我回来给您惊喜。”他一回来就忙着帮我洗衣拖地,嘴里还说家务家务,大家一起做,他不可以累坏了我这个未过门的爱人,他所晾晒的衣物都是整洁有格的,就是我的洗漱用品和内衣他也折叠得有模有型,整齐的放在衣柜和纸箱盒里。早餐这点小事儿,他都舍不得落下,尽全然告知了他的兄弟,嗯!这碗南瓜粥,我得感谢诤洁对我执着的期待与热情的尊重,我要全享了它。

嫂夫人,您可醒来了!好,好啊!是兄弟办事欠佳,不周啊!险些让我把诤洁兄的好意给砸了。“不说了,好兄弟!你们所做的一切,我心里都装着呢!晓得着呢!”

“杨总,您出了这么大的状况,电话我都打爆了,可您之前那些姐妹和朋友都像是在躲埃博纳病毒一样,不肯接电话,通了的,都在狂都很忙。”小周有些愤怒地说。“唉!他们这是反对嫌弃我与先生诤洁的这次难得的重逢,才会有这样的连锁反应,可他们有谁知道,我爱诤洁的初心,未改呀!”

好兄弟,对不起!嫂子我,在你面前失态了!唉,我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啦!诤洁啊诤洁,你不是说要到倪萍主持的那个节目中去呼唤我,回到你身边去吗?不是要我伴你踏红地毯,喝干红交杯酒吗?不是要陪我到内蒙古大草原去策马奔腾,一起轻吟低唱那首《陪你一起看草原》的情歌吗?还要我支持帮助你一起创建文化传播公司吗?诤洁啊!你混蛋,快走出来娶我做你老婆吧!

嫂夫人,您节哀顺便吧!诤洁兄在离开您之前,他说过要去全面体检一下身体,有这事吗?有哇,说过的。小周啊!你也过来,给我先生这个兄弟赔个不是吧!先生,我真的是误会了你的兄长,从他与杨总分道扬镳的那一刻起,我都不知道自已做了哪些伤害诤洁先生的事情,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在他的QQ好友动态上信口雌黄,大言不惭地对他进行语言攻击,我真的误会他了,对不起!

兄弟啊!嫂子我还能清楚的记得,我们俩是怎样遭遇到一起的。

“ 杨总,您这身体状况欠佳,今天我们这些姐妹就不劳驾您回述了!”小周体贴入微的说。

不,有些事是得由我才能去说清楚的,其目的也是为了给深爱我的恋人一个说法,还予他清白之身,如今已是天人两隔,还有什么比怀念他那时对我的好,更为重要呢?不是为了想减少他当时在荣县承受的那些非议和责备的痛苦,减轻他创作和创业的压力,我是不会头脑发卡的变着方,想要离开他,别离远走的,今天的遗憾足以让我愧疚一辈子了,诤洁原来才是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不好,会影响我今后的自由幸福生活,他在富阳茶房拍击茶几的行为,就是他痛下决心后,淋漓尽致的故意,他用心良苦的激怒我,不要我去承担一个爱妻应尽的义务,此刻想来,当时的我们真的好幼稚,好可笑,论年龄他都当爷爷多年了,居然选择了一条让彼此无法挽回遗憾的不归之路。

那是一个雨打窗椽孤寂的深夜,不知是出于某种原因,还是对幸福生活的渴望,一颗久违的心无法在清脆的雨滴声中宁静致远,在那种点燃希望火苗的煽情下,我情不自禁地在手机頁面的附近人中找寻属于自己美好的期待和憧憬感恩的心灵!

此刻已是凌晨2点了,一个网名叫上善若水的夜猫子,被我的头像和网名独立人生产生了好奇之感。他弹来了一行动情的文字,如今想来,这就是缘分的默契与心心相印的触感,他输入发送的文字,真可谓字字珠玑,句句摘心,他不失时机,恰到好处地扣开了我那扇泛滥激情活力,渴望真爱的心门。说真的那时诤洁能感动我的是他说話和朗读他作品的声音,而不是那些像黑蚁大小的文字。

那夜,他是在写完小说《盲霾》里的林欣岚省长回忆女儿身世的那一章节后,他久久地感动在自己小说的情节里不能自拔,然而家,这个即传统又新颖的词,着实让好多人向往又无奈。我俩就是在这种迫切需要一个稳定家园的思想感知下相遇在网络的。说真的,一度也让我怀疑过他不是作家,其原因就是我俩在网缘中交流,他从未用一个让我心悦霞飞的词语来讨好过我,这样一个渴望甘霖雨露的女人是需要一些爱昧的话语来滋润浇灌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认为他不是男人。可事实恰好反证了他就是一位百家乐游戏作家,一个的道真实的男人。也许我说了不算,你们自己去百度他曾经为社会留下的文化遗产吧!只有品读过他作品的人,才知晓做一个作家难,做他的女人更难。

我尊敬的嫂夫人,不,这样的称呼还真的不太适合您作为一名独立人生女性的身份,有辱大雅!与其让我喊起您来彼此都感到别扭,还不如直接叫您杨总,更为恰当融合一些,也更能贴切同步于社会的发展和共同的需求。

诤洁兄在别世前托付我把这封破了口子的书信务必呈拜于您,此信于当年您们相交的7月23日,他亲身读给您听过,为了不辱使命,杨总您不会去介意它未封口子吧!我想您是会欣然笑纳它回归主人的。

嗯!小周快去把它封存一下,替我好好地收藏起来吧!

杨总,当年您约他前去荣县相见之前,不知诤洁兄是否对您有过征询意思呢?可他是要找一位同甘共苦,风雨相济,患难相知,相敬如宾的女人,过真日子的哟!在行前他没曾对您提及过:他个子不高,人又不帅气,最关键的是家境还挺贫寒,还请你务必认真考虑,别把自己一朵鲜花插在了他那堆牛粪上,不值得您去为他这样的男人挺而走险,到时不成婚姻,反悔都来不及尴尬,几十岁的人了还拿感情婚姻来开玩笑当儿戏,出洋相这种事儿,根本就不是人要去做的那种灭良心的事情,这些话当年他给您说清楚过吗?

是的,诤洁当时是反复征求过我的意思,那么他是在得到您的肯定与答复后,方才与杨总见面,相识于荣县老城区的,对吗?

正确!一点儿也没参假!那么当年的8月5日,在盐都的南湖派出所,您那两个姐妹出言不巡,辱骂诤洁兄是不是显得有些多余了呢?只能证明一个事实,那就是没有道德修养的人,才会在公干场所张扬跋扈、丟人现眼。与她们交往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您自身的思想出现了问题,人们常说的那种下贱,不便设防的成为了一丘之貉,我想杨总当年也未必完全是那样不可理谕的人,您不也是反诲过,不情愿自己去他们给您介绍的洗脚房上班了吗?放手了,您依然在他清晨去婆城公园散步时,打来电话问他,兰草街那家卖衣店的情况咋样子?我当然是从杨总您发给他的短信中知晓的,这些我们都能去理解您……当时异常窘困的处境。

也许诤洁兄在您面前还提及过一桩事情,那就在您们认识前不久,有位名叫鲁云梅的女士深爱过他,虽说他们断断续续认识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她的出现更为真实一些,因为她从不娇揉造作,不会去隐藏自己的缺点,也是她做人的优点,她能大胆地展示自己女性饰品妆化后的那份纯真,连指甲也散发出女性独特的美韵,见面那天整过人可谓是秀色可餐,直接得让人感到有些惊呀!诤洁兄就是在这上面吃了她母亲家规的亏,百家乐游戏:见面后的第二天就与鲁云梅女士绝裂了。而您来威远时就不那么自信了,您从他那儿了解到,他的家人不喜欢那种外表过份张扬的女人。所以您过余聪明的,刻意褪却了您原本秀色的妆颜,准备得也有些异样反常,机智的您还是没有完美的展示自己作为一名良家淑女的本份,烦燥不安,焦急的神情一下子出卖了您这样一个女人的本能,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诤洁兄选择相信了自己的眼睛,而欺骗了自己究竟要与什么样的女人过好日子的那颗泣血的心灵。他那天大度得太离谱了,居然在您与他亲人团聚的饭桌上,同意让您在大家还未吃完午餐的情形下,您就那样理直气壮地出了高新汽车修理厂的大门,匆忙地出去会见了您在威远认识的一位朋友,今天证明了我对您当时处境的判断是没有走眼的,私下告诫诤洁兄您是个有故事的女人,看上去温顺得还行,实则有颗不安份的女儿心。这一切都是您在与他相处的日子里凸显出来的,您这一生最值得炫耀的就只是您那些所谓的男朋友女闺蜜了,他们能给予您的快乐和财富的诱惑力太过强盛了,就那样顺其自然地战胜了爱人给予您温柔的良知,这样的朋友多得来,令人感觉有些出奇,在我这里都有些逼气的味儿,这就不难解释那天晚上在贡井一家餐厅进晚餐时,怎么会突然从天而降那么多的人仁志士,精英侠客。让我感到特别好奇的是您一至赞不绝口的贵人,一听说您与我诤洁兄散伙断交感情了,就像躲刹似的,大都消声灭迹了,拉黑了他,暗自高兴他们再也不会丟失您这位貌美如花的女性朋友了,在盐都形影不离就方便多了,您要真是跟了我诤洁兄一起过苦日子去了,说不定有好多人都会有种茫然的失落感,咬牙切齿的去诅咒诤洁兄抢走了原本属于他们那个圈子的女人花呢!唯有那位新百年文化传播公司的尧总,她是诤洁兄亲自拜赐联系的唯一,来往虽少,却至今保持着当年那份彼此崇尚的尊重,犹如您保孃在您二妹房门外的走廊上,递给诤洁兄那块西瓜一样甘甜爽口,怡人心境。那些在酒桌上义薄云天,豪情壮志,互致贺词,留号赠片,大显伸手,甘愿担当舅子精神的人,无情无义的家伙全都见鬼去吧!您们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精彩诡异的小市民闹剧,当今社会唯有小人最难信、更难养啊!哪还有一点儿做人,做朋友的原则。特别是您一离开了他家就会神彩飞扬起来,就是您俩在通讯中达成了共视回到他家谈论好聚好散时,那种忧郁的神色重又写满了您那张善变的脸,这些都是我从您发给他的小视频中体察出来的,我说得不当之处,还敬请杨总海量!不必责怪兄弟的直白和对您们那段感情的尊重与无奈的叹惜!这一点鲁云梅女士就没有您那么优秀出色了,没有您那么顺利庆幸!诤洁兄当年辜负了鲁云梅女士对他的一片痴情,对此虽有遗憾,但他无悔无愧于您,他还是痴迷于您的勤劳与善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您的现在而不是过往,牵了您那双布满茧子的手,是乡下劳动这鬼东西欺骗了他的意识,这与他第一次前来荣县时,你留给他一个善良本份弱女子的形象,有着密不可分的直接关系,善良本份在历朝历代都是一个褒义吃香的词语,他就那么痴狂的认为自己是神的化身,有本领,能把您从苦海中解脱出来,当然一个人的善良本份是很难去伪装的,故此他甘愿承受您对他无数次地摧残与折磨,在情感这件事情上我这样的铁杆兄弟也是帮不了他的,更不可能去替他作主,一切皆由天定,因缘而聚,随情而散也是社会的一条婚姻爱情套路了。终不可活,也就成了上苍给予鲁云梅女士正常的公道和她真诚付出后的回报,这样的结局,难道是您杨总当年真正与他相依相爱的初衷吗?愿意看到今天这样的结果,您才开心舒适吗?好好仔细的去品味一番鲁云梅女士留给我们的思考吧!打扮起来,她真的不比您差。美是心灵的绽放,不是外表的放荡……

有人常说:社会是一个大染缸,不同的环境,营造出不一样的心德;不同的圈子,繁殖出不一样的结果;不同的文化,品尝出不一样风味;不同的生活,缔结出不一样的人生;投进去了,关键还得看自己是块什么样的材料,无论染上什么样的颜色,将会出彩不一样的品质。更重要的是在经年之后,我们是否在回顾那些过往时还能感动自己--尹诤洁

在荣县体育馆的游泳池里,小女孩和她的妈妈一起欢畅的玩弄着不同的水花,舞出了她轻盈的泳姿。让池边几位端睨她们母女各怀心事的人露出最开心的微笑,静坐在休闲靠椅上的那个男人,若有所思地拔通了一个男孩的电话,看得出他把这值得回味的一幕告诉了那个男孩,还叫来男孩的母亲与他一起分享这泳池浪漫出来的那些不一样的快乐!

釆风应该是一名作者创作前的必修课,然而亲耳听到自己心爱的女人非议诽谤摄影的作用时,往往会是另外一种反应,得不到她的理解,唯有妙笔生花写出更多的精选经典作品,才能抵御在她心中泛滥出来的另类邪念思想。

还好在去荣县大佛寺梧桐坊的路上,杨总,您保孃的那位宝贝孙子倒真是活泼可爱的,小胖娃用他那天真的稚嫩和调皮的笑脸,一路上感动着我那位受尽磨难的诤洁兄,算是给了他那颗破碎的心,打了一针慰藉液,就像那晚诤洁兄去药店为您买的那些葡萄糖口服液一样的珍贵,叔叔你真的是作家吗?我要去看您写的那些文章,我真的好想好想您能辅导我写作文呢?您那么爱我大孃,她是幸福的,我长大了能写您们的爱情故事吗?童真的可爱,难道也不能激情唤醒您杨总当时失落的迷茫吗?不过那些烂漫可爱的孩子是知道您与我诤洁兄之间故事的,早已根种在他们的心田里了,就是每次您的离去和回转,怡涵抱住您不放就足以证明您在我诤洁兄的家里的地位有多重要,对您有多么深厚的敬重,那一声声奶奶,喊出了他们一家对您无尽的牵挂,在外的您心有感触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1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1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情感美文  情感日记  情感故事  美文欣赏  爱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