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百家乐游戏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恋着的爱戛然而止

时间:2016-08-11    阅读: 次    来源:百家乐游戏
作者:糖罗

本文地址:http://www.dflfl.com/article/4442435.html
文章摘要:恋着的爱戛然而止,,。

“沐阳。”

“嗯,怎么了?”

“张源要结婚了。”

……

“嗯,啊,那…祝福他…替我说一声恭喜啊!”

十九岁,划破安静的天空,接受了的事,不是我坚强,是我悲伤也不会有原来的人和事。孤独,我是一个人,一直,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三年之后,亭亭玉立大姑娘穿梭在上海这个忙碌的城市,拼命工作的结果就是在上海立住了脚跟,成人的年纪辍了学,在偌大的城市找自己的根,喜欢听的那首罗忆诗的《别再哭了》,在很多灯火阑珊的夜里响起,席沐阳已经学会了不哭泣。

踩着哒哒响的高跟鞋,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不精致,简约大方,淡淡妆容给本长的就小巧稚嫩的脸增添了几分成熟,一身白色连体裤,露出隐约的锁骨,白色高跟鞋,大波浪的棕色头发。

地下库,一辆白色越野车闪起灯光,席沐阳优雅的坐进去,打开导航,寻找着目的地,那个多年来想找却望而止步的地方,如今四年,四年之约已经到了,席沐阳决定为青春爱情画一个句话,当年草草的画上不完美的半句号。

阳光像以前一样折射在玻璃上,北京的空气并不是很好,一连几天下着小雨,从昨天开始的太阳升起,所以现在空气呼吸起来感觉特别新鲜,她打开车窗,贪婪的呼吸窗外的空气,心里紧张的要死,就好像要跳出来一样,凡事遇到他的,席沐阳都禁不住自己的心。

初二的天气,让人感觉懒散,偏偏老师又爱唠叨说初二是分水岭,要好好学习,逃课打架抽烟喝酒捣蛋的学生都被老师贴上了坏学生的标签。

每天课间操场上,有初三的跑步,蛙跳,跳绳,还有三三两两的男生在打篮球。初二三班的席沐阳,是众多中等学生中的一员,也偶尔去操场看男生打篮球,然后看着身边的女生犯花痴的讨论人家男生有没有女朋友,长的帅不帅,有没有肌肉,阳不阳光,然后再说好喜欢他。

爱情在来临的时候,是没有预期的,在爱情走的时候却是有预兆的。每个懵懂的学生,在青春无知的年纪,谈一场想着不分手的恋爱。

初二的艺术节,照常的进行,在一个大大的礼堂,吚吚哑哑都是同学之间的谈话,兴奋的心情,高昂的样子,好像这个礼堂的焦点是自己一样,女生身边过一个两男生,就会放大分贝,男孩身边过一两个女生是总是很霸气的大声讲话。直到主持人在台上开始讲话,台下收敛了许多,接着是一片掌声,再接着就是校长讲话。

“你从来不爱打雨伞,喜欢我的白色衬衫。”耳朵里传来悠扬的歌声,不知道是不是之前他唱的声音小,席沐阳只在听到这句时抬起头,张望着台上的男孩。台上阳光帅气的男孩,举着话筒唱着歌曲,在台上来回踱步,时不时的坏笑,就能勾起一个女孩的爱慕眼神。

席沐阳安静听完整首歌曲,她记得这个男孩,是隔壁班的,只是不知道叫什么,也不认识。他在唱这首歌是,下面都在讨论,连老师也在讨论。歌声吸引到的人不止席沐阳。

这样,席沐阳就喜欢上了那个阳光帅气还有点坏坏感觉的男生。

席沐阳有一个朋友柳婷,学习挺好的她,也恋爱了,她介绍她的男朋友给席沐阳认识。巧的是,柳婷的男朋友和那个男生是哥们,他又介绍他和席沐阳认识。就这样他们认识了,只是她知道他有女朋友,所以一直保持朋友的关系。

“沐阳,你是不是喜欢朗逸。”柳婷笑呵呵的对着席沐阳讲话。

“别乱讲,他有女朋友的。”席沐阳红了脸,低着头不敢看柳婷。

“他分手了,你不知道?”

……

是的,在自己喜欢的人也在喜欢自己的时候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如暮春风一样的快乐

初三了,过了暑假,她没有见到过他,再开学,她还是蛮期待见到他的。知道初三要努力学习了,百家乐游戏:好像对席沐阳来说,学业并不是那么重要,她自己也没有特别想去努力,就一直停留在原地。

“我喜欢你。”一句话,就打破了席沐阳安静的世界。

“朗逸”

在恋爱里的女生是不是都是娇小可爱,像小猫一样依偎在那个大男孩身边,大男孩抚摸着她的头发,柔爱至极。都说春天带来的是爱情美好的气息,现在是秋天,就是爱情收获的时节。

他逃课带着她,一块去网吧,和他的社会上的小混混哥们一起打着游戏,她无聊的在一边发呆,他们打的游戏激情四射,她和他们不是一个频道一样。

回到学校,只要班主任不发现,一般都是没事的。所以好几回席沐阳都是安安全全的。朋友也帮助打着掩护,她慢慢逃课越来越多,都是和朗逸在一起。

在一个路灯下,一群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的高男孩手里捏着烟,嘴里吐出烟圈,也有女生,都不是像席沐阳一样安静的待着,而是手里像男孩们一样捏着烟。穿着暴露,看起来不像是学生,她们都打趣朗逸,说“怎么?我们朗少还带乖乖女来了,应该是好学生吧!”席沐阳只是羞羞涩涩的在朗逸身边,朗逸答到,“你们一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我家媳妇不能跟你们一样骚的很。”席沐阳以为朗逸说那群女生“骚”她们会生气,至少在她的认知里那是很不好的形容,可是那几个女孩都咯咯笑起来。

席沐阳开始感觉她是不是不合适跟他在一起,他的圈子,自己进不去,也不想去变成那样。慢慢,开始对他有所疏离,不再经常跟他逃课去玩。柳婷和她的男朋友李铮是那种学习好的,李铮也混,但是绝不逃课去玩。开始,朗逸还会去她班里找她离开,她拒绝几回,他也不再找她。

阳光总是那么和煦,照到阴暗的地方,也会暖和,也许朗逸就是坏男孩。爱情,总是让不相合的人在一起,月老也总是牵错线,也难怪,月老是老头嘛。

“朗逸。”席沐阳在操场上叫住正在打篮球的朗逸。

“怎么了?”他甩甩头发,抬头看着她。

“以后你能不能不要再逃课去玩了。”

“嗯。”

朗逸没有再讲话,接着去打篮球,席沐阳高兴的去小卖部买水给他。她心里小鹿乱撞一样,高兴的忘记了所有,她是喜欢他的。

朗逸去逃课玩的时间越来越少了,都是在学校陪着她,他们一起吃午饭,手牵手到学校后面的河边走走,他低头吻她,她红着脸回应着。这就是她想要的爱情,在自己美好的年纪遇到自己喜欢的也喜欢自己的那个人。

过了寒假,再上学。朗逸又一如既往的逃课打游戏。混在那群小混混中间。放学他也带着她几回,他也把烟圈吐在她的脸上,她没禁住咳嗽了几下。

在某一个瞬间,挂在眼角的泪珠一瞬间落下,没有滑过悲伤的痕迹。甚至不知道它真的存在过,就尸无骨的被风吹散。

后来啊,他牵着一个女孩的手送她回家,被席沐阳亲眼看到 ,那种悲伤,从喉咙像心底溢出血一样血腥难受,泪水划破稚嫩的脸颊。

“柳婷啊,我失恋了耶。”

分开以后,席沐阳又回到了以往,偶尔听到他和他女朋友的事,吵架了,吃醋了,闹分手了,之类的。再到后来,席沐阳也不再去在意他们的事情了,也是到毕业了。

“阿阳,出来吃顿饭吧。”

席沐阳接到李铮的电话,就匆匆赶去,不知道什么事情了是他自己还是有柳婷?还是他们闹了矛盾?

公交车有终点,如果一有哪一辆公交车没有终点,应该会有许多人去坐吧。窗口吹进来的风,让燥热的心安静了不少。

“坐吧。”

席沐阳看着他,白色T恤衫牛仔裤白球鞋,很普通的打扮。坐着那里,手里是啤酒,桌子上已经是几个啤酒瓶。也许伤心就是需要找人倾述吧,真的伤心又能怎样了。席沐阳过去拍拍他的背,已经秒懂了,不是分手又怎能如此呢。

有时候就是要放弃许多,然后告诉自己还拥有,自欺欺人罢了,却不愿跟过去说一声再见,夏天安好!

“阿阳,你说,我们怎么就分手了呢?说好的我给她穿上婚纱,我们生小娃娃,我们一起去露营,我们老了慢慢回忆人生。这些在未来,我都把她计划进去了。”泪水顺着他的眼眸滑下,已经红红的脸,灯光下照的更加通红。

席沐阳只是轻轻抚顺他的背,没有过多的安慰,就这样,心酸的时候也就只能安安静静的陪伴了吧。

在许多时候,不用去想那么多了,随着时光溜走,偷偷的偷走了很多,不用去想长大之后,未来还是不要计划的好。被计划的那个人离开之后,生活就像散沙一样,那些不复存在的事,像雾一样飘渺甚至消失,多一点时间,不再遗憾,不是不想未来,是不敢想。

停留在初三夏季,我们的恋爱也都告一段落,这样我们顺利的毕业,顺利的上了高中,席沐阳离开了那个城市,去到临城上学,伤心的地方还是离开的好。却怎么逃那里也是家。

高中的同学和初中不一样了,席沐阳也变得大大咧咧,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得体,难得的和男生混的特别好,她讨厌柔柔弱弱的女生,但是和男生交流下来,发现他们喜欢那种声音嗲嗲的柔柔弱弱的需要人保护的女生,在席沐阳眼里,那种女生就是一点战斗力都没,轻轻一捶都能打哭她们。

“阳哥,晚上老地方。”

席沐阳,做了一个OK的手势,这是和她关系特别好的一个男生,付博客。

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是一条夜市街,席沐阳经常跟着那群男生来这边吃饭。有时候在打篮球跑步或者干嘛的时候,男生占优势的游戏的时候,他们都会故意让着席沐阳。有一次打篮球,席沐阳被撞到了,磕破了膝盖和手腕,撞到她的那个男生特别懊恼,一直道歉,她笑呵呵说“博客,要是一个男生被你撞到你会怎样?”

“如果咱班的男生的话,先道歉,给他处理一下伤口,然后就没事了。”

“是啊,那为什么现在你对我这样呢?你一直没把我当朋友?”席沐阳看着付博客,别的男生也看着他。这冬天,一群男孩子穿着单薄的秋衣和一个女孩穿着单薄的秋衣一起打篮球。

席沐阳笑呵呵的站起来拍拍屁股,然后去处理好伤口之后,接着继续玩,只从那只后,男生们也就不拿她当例外了。就对待男生一样对待席沐阳。

“起来了。让个位置。”

“阿阳来晚了,自罚三杯。”这是班长大人,胡均。

席沐阳什么都没说,笑笑,然后喝了三杯啤酒,这是规矩,他们定的,就是防止有人迟到。这边的一个大排档就是他们的老地方,一般一周都会来一次,偶尔两次。

时间总是特别快,在这个学校已经待了半年,和男生们关系混的越来越熟,甚至不喜欢和女孩子一块交往。

窗外刮着凛冽的冬风,光秃秃的树枝在风中摇曳,早上九点,席沐阳的母亲把她叫起来,说让她出去找工作,体验体验生活什么的,反正说了一堆,席沐阳只是懒呼呼的回应着。昨晚跟班里那群男生打游戏打到凌晨四点,为了排位赛。眼睛就是挣不了,难受的要死,闭着眼,她感觉自己已经在穿衣服,在洗脸,在刷牙。这只是她自己脑子想的罢了。

挣不了眼就闭着眼穿衣服,穿鞋,刷牙,洗脸。现在倒是清醒会了,在吃早饭。吃完之后,她就和妈妈裹着大棉袄出门找工作去了。

“妈,太冷了,咱回去吧。”

“你放假这么早,不如去干个活,哪里冷了,快走吧。”

外面的严寒还是抵挡不住人们的出行,街上人来人往的,十分钟,就到了一个广场,这边卖的挺多东西的,还有古玩城。超市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大包小包的掂着,从超市出来有人不禁打了一个寒噤。

“你们这边需要寒假工吗?”席沐阳站在妈妈身后,妈妈上去问人家的迎宾。是一个小姑娘,席沐阳看着也就17 18左右的样子。

“应该需要吧,我帮你去问问经理吧。”那小姑娘进去了。席沐阳看着这家店,挺高大尚的火锅店。

“你好!是想做寒假工吗?”一个大约有一米七七的男人走过来,一身西装,小小的眼睛,看样子不过三十岁。

“是,我女儿放假了,想找个工作。”妈妈看着那个男人说话。

“咱这边是要寒假工的,可以来,待遇呢就是…………”那个男人说了一堆,席沐阳也听着。

“什么时候上班呢?”妈妈问。

“随时可以。”

席沐阳和妈妈离开那家店,在考虑要不要来。待遇还行,席沐阳也没意见,下午,席沐阳的妈妈就早早做好饭,把她送去。外面还是一样的冷,席沐阳缩着脖子跟着妈妈身后。

“你好,我们上午来过,你们经理说随时都可以来上班,寒假工。”

妈妈对着一个短头发的女人讲话,那个女人很低的个,瘦弱的身子,利落的短发。

“可以,可以,跟我来吧。”那个女人领着席沐阳,妈妈走了。

在这边,没有开灯的时候,这个区域是阴暗的,开完灯就亮了许多,“张源,你带个徒弟吧!”

出现在席沐阳面前的男生,没有多高的个子,胖胖的身材,第一印象在席沐阳眼里就好行,不好也不坏。之后她换上工装,然后开始干活,那个叫张源的带着她,她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不爱讲话,张源爱讲,一直在说话。

后来啊,当你不知道你心里已经对一个人发生变化的时候,那个人也是对你的关心表现出来。

这边男生她是玩不起来的,都比她大,所以只有女孩了。有两个女孩和席沐阳一样的年纪,一个就是那个迎宾的女孩,一个就是和席沐阳一个区的女孩,她们相仿的年纪,也自然有很多说的来,三个人就一起玩耍,就好像那时候席沐阳的世界还是特别单纯没有一点杂质的,想的不多,放的不开,偶尔的小生气,这也许就是一个小女生的样子吧。

有一天晚上,席沐阳和张源聊天,谈到了,她喜欢的那个偶像,然后他说带她去吃饭看电影,她以为就说说,可是第二天下班,席沐阳在打饭,然后张源打电话叫她下楼,那天张源没有上班。

吃完饭就去看了电影,看电影,席沐阳第一眼看到的是《重返20岁》,然后就去了。

电影里有感人的地方,席沐阳知道张源哭了,自己口袋里有卫生纸,她在考虑要不要拿给他,后来她还是没有拿。电影没有结尾就走了,因为她要上班,他回家了。

晚上,她没有和他聊天,只是和她玩的女生给她发来了一张截屏,就是说,张源对她有感觉了,不知道席沐阳会不会答应他。 席沐阳那时候心里多少也有感觉。

后来啊,中午的时候,他叫她出去,然后告诉她,“就是咱俩看电影的时候,那时候对你的怦然心动。做我女朋友吧!”然后她说 “我就等着你对我说这句话,因为你之前说都是女孩给你表白,我偏要等到你给我表白。”他笑呵呵的问她“你同意了!一会进去我拉着你的手你不用讲话,交给我。” 席沐阳点点头。

冬天,寒风凛冽,每一个人都裹着厚厚的大棉袄,飘起了小雪,就是张源说“我们就一直走到白头吧!”

偶尔的小打小闹,让他们更幸福了一些,对席沐阳来说,他带给她的快乐,是以前没有的。后来啊,开学了,然后他们之间会有矛盾了,但每次都是席沐阳发小脾气给他,他不跟她生气怎样的。那就是幸福吧,一个人愿意宠着你,就一直一味地按自己来走,最终的结局就是分道扬镳。

恋爱让席沐阳渐渐远离了那群男生,她知道自己会让张源吃醋,她慢慢收敛,虽然还是称兄道弟,还是会一块打游戏,吃饭,却不再像以往一样那么无据。

“晚上回来吗?”张源借着上厕所的时间给席沐阳打了电话。

。 “回来啊,我去找你然后在回家。”她开心的笑,异地恋的,见一面多么不容易。

席沐阳见到他,紧紧的抱着他,特别幸福,就是那种感觉,害怕一松他就离开一样,他们紧紧拥抱着对方,没有讲话,就一直抱着。

爱情,谁付出的多谁就输了,你是想要天长地久还是曾经拥有,是山盟海誓还是行动。爱本身没有错,只是时间不对,感觉人都对了,却也只能变成曾经拥有,而不是天长地久。所有的小心思 都是爱你的时候愿意给你的。

三个月…… 热恋嘛

五个月……偶尔的任性,他永远的包容。

八个月…… 他成熟,她幼稚,她对所在乎的人都会表现坏的一面。

一年……她要好好珍惜他,他也许失望透了。

一年一个月……2月17日 她彻底失去他了。

分开之后,她智商为零,相信他讲的所有,“不是不爱,是不能不分开。”他讲的。她哭的昏天黑地,难受的要死,就那句歌词“心痛的无法呼吸。”什么天长地久,不都变成曾经拥有。

他说的四年之约,她若还爱,他必回来。没有对与错。

“江滨,我失恋了!”

“我也正想告诉你了,我也分手了。”

张源的好哥们江滨,和席沐阳还算谈的来,所以也一直有所联系。

繁华的街道,江滨带着席沐阳在大排档坐着,两个人不讲话,就一直对视,她哭了,他也哭了。寒冷的冬天还没过完,心像刚入冬一样冰冷,浑身颤抖的发冷,那种心凉。

“江滨,你说我们怎么恋着的爱戛然而止。”

“至少知道我们还爱。”

“江滨,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吧!”席沐阳擦去下巴的泪水。

“好啊,就是那个女生是我最爱的,她会撒娇粘着我,她会叫我给她洗脚洗脸,她会说‘阿滨,我要好几个孩子,到老了,我们也是儿孙满堂。’我也愿意,我们都谈到了结婚,可她家里不愿意。就这样,人家走了,我在原地踏步。是啊你说的没错。我们恋着的爱戛然而止。”

席沐阳和江滨分开之后,她抑不住的泪水又流了出来,就认真爱过又被狠狠伤过。四年之约,在等着。

婚礼现场,“在一起时你的什么都属于我,现在看着你不属于我的样子。” 小声说话,看着台上新郎对着新娘灿烂的笑容,曾经也是属于她的。

他们目光交汇的那一刻,他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匆匆一撇,目光又落在新娘的脸上。

新郎新娘互换戒指之后,她默默转身离开。

我们都是这样吗?恋着的爱戛然而止,青春的那些人注定是过客。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情感美文  情感日记  情感故事  美文欣赏  爱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