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IOS下载

扫一扫短文学APP点击进行APP下载

手机访问 MAP TAG RSS
欢迎访问百家乐游戏 您还没有 [ 登录 ] [ 注册 ]

傻子爹

时间:2016-08-07    阅读: 次    来源:百家乐游戏

本文地址:http://www.dflfl.com/article/4438932.html
文章摘要:傻子爹,,。

我的继父是一个傻子,大家都叫他傻子林,以前我很讨厌他,甚至希望他可以去死。因为只要他死了,就再也没有人喊我傻子妹了。

我叫林小英,生于1937年3月3日,因为这一天是鬼节,所以自我出生以后,村里的人都叫我鬼妹。

我的亲生父亲他姓刘,是一名木匠,无父无母,因得手艺好,所以大家都叫他刘木匠。

可是父亲却在我八岁生日那天上山砍柴被毒蛇咬死了。

村里的人说是因为我八字不详,所以克死了父亲,连带着我母亲也受了牵连,再也没有男人愿意娶她,从此带着我守了两年的寡。

十岁那年,村东头的张媒婆来到我家,母亲让我一个人在屋里呆着,我知道这是有人在向母亲提亲,于是我躲在墙后面偷听。

这两年来,母亲独自一个人带着我生活很幸苦,虽然她从来嘴上不说,但是我心里却明白。

而当我听到向我母亲提亲的竟是镇上林地主的儿子林国栋时,我愤怒的跑到母亲的面前,让她拒绝这门亲事。

最后母亲终究还是答应了,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母亲当时的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无奈。

若是那林国栋是个正常男子倒好,可他偏偏却是一个傻子,而且已经年过四十了,我虽然已经十岁了,可母亲却依旧很年轻,也不过二十五芳华。

而如今改嫁的男人不仅大她十几岁,还是一个傻子。

听说他曾经有一个妻子,却因为他突然成了傻子,所以便带着五岁的女儿跟别的男人跑了。

后来,我随着母亲去了林府,因是再嫁,林国栋也是再娶,所以只有一顶轿子来接,并没有拜堂,只是简单的向公婆敬茶。

我还记得刚进林府的第一天便看见了傻子林。

穿着红色的新郎服,皱巴巴的,一副傻乎乎的模样,下巴长满了胡茬。看见了我便一把的抱住,用他刺人的胡茬在我的脸上蹭来蹭去,还说着含糊不清的话。

“小…小英…小英…嘻嘻…”

我强忍住心里那股嫌恶感,我尝试着推开他,却因为力气小,丝毫没有反应。于是我向母亲投去了求救的神色,可母亲却只是对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的用尽全身的力气把他推开,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突然哇哇大哭了起来。

“呜呜……小…小英…欺负我…哇呜…”

后来,我母亲因为我在嫁进林府的第一天就挨了公婆的训,还被罚去洗了三天的衣服,那双修长白嫩的手指上尽是水泡。也因此从此以后在府中并没有享受到少奶奶的待遇,反而生活的还不如一个下人。

听那些下人说我母亲嫁过来只不过是为了冲喜而已。因得这林国栋傻的蹊跷,算命的说这是阴鬼上身,需要找一位命硬的寡妇成亲,那寡妇还必须要带着一个三月三出生的孩子。才能将这阴鬼驱散,渐渐的恢复正常。

后来,我生气的将这些告诉母亲,她却只是淡淡的一笑。

我不解,为什么母亲一点都不生气?如果不是嫁给了那个傻子,母亲何故在这里受气?

想到母亲所受的委屈,我更加的讨厌那个傻子了。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交过一个朋友,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我这样一个在鬼节出生的人做朋友。

后来,在母亲嫁到林府后的一个月,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叫张驰,跟我一样大,他的眼睛很漂亮,大大的一闪一闪的。

从此以后我每天和他都约好了下午三点在镇上的百年槐树下相见,一起去玩。

我很珍惜他这个朋友,因为他是我十年来交的唯一的一个朋友。

可是,后来只不过是过了两天的时间,我却再也没有看见过他了。

我并没有放弃,我每天都会在槐树下等,等了五天,却在第六天的槐树下看见他写给我的信,因得我母亲识几个字,所以我并没有像其他女子一样文盲。

信上他说一开始他并不知道我的继父是疯子林,更不知道我就是百家村的鬼妹。后来他父母亲知道了,便不再让他与我来往。

那一刻,我的心里真的好恨!好恨!

我恨疯子林!我恨这里所有的人!

后来,在我母亲的苦苦哀求下,疯子林的父母亲终是答应了让我入学堂读书识字。

我到现在都记得,刚去学堂的第一天,有人骂我鬼妹,有人骂我傻子妹,更甚至有人骂我母亲。

他们不管怎么骂我我都可以忍受,却怎么也没法忍受骂我母亲。

那天我鼻青脸肿的跪在林府的大厅,傻子林蹲在一旁傻笑着安慰我。

那次我被罚关在林家的柴房,傻子林有几次曾偷偷的给我带些吃的,因得我恨傻子林,所以整整两天两夜滴水未进,饿晕在了柴房。

因得第一天在学堂我便将人打伤了,所以那些人再也不敢在我当面嘲笑我,骂我。

那时候我就在发誓,等我长大后,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带着母亲一起走。

我要摆脱这种命运!

有一天,傻子林来找我,傻傻的缠着我非得让我陪他去后山抓蛐蛐,一开始我本是不愿的,后来我心生一计,便答应了他。

我记得后山常常有村民为了抓野猪和野鸡这些牲畜,而挖了坑设置了陷阱。

我带着傻子林故意的来到了陷阱旁,趁他不注意,昴足了力气将他推下陷阱。

只得听他惨叫一声,落入了坑中,旋即我便听到他的嚎啕大哭,一边哭着还一边叫着我的名字。

“小英…哇呜…我好疼…小英。”

我并没有理会,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那个坑,就转身回家去了。

我在想着,如果傻子林死了,我和母亲是不是就可以离开这个让我讨厌的地方。

回到林府后,我一个人悄悄的缩在被子里,闭上眼耳边响起的都是傻子林的求救声。

可是我只要一想到那些人看我和母亲的眼神充满着鄙视,还有那些嘲笑着我的人,我的心里就更加的恨了,也不害怕了。

“他死了最好。”我喃喃的说完了这句话就在被子里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噩梦,我梦见傻子林变成了鬼来找我报仇,他说下面好冷,让我下去陪他。

我害怕,想叫出声,却发现怎么也喊不了,身体也没有办法动。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感觉要窒息了一样。

后来,耳边传来母亲的声音,我猛地一惊醒,从床上坐起,喘着粗气,发现自己的衣衫尽湿。

耳边母亲的声音也越来越急切,我闻声望去,母亲正一脸焦急的在窗外呼喊着。

我穿好衣服打开房门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母亲,有什么事?”

“你父亲失踪了,小英你告诉母亲,下午你是不是跟你父亲一起出去了?”

而我听到父亲两个字,不禁的想到了对傻子林的恨,不由得朝着母亲大吼了起来。

“他不是我父亲!他只是一个傻子!他是傻子!傻子!”

而母亲却在这一刻打了我一巴掌,这是母亲第一次打我,我知道母亲是因为生气极了,所以才会忍不住打我的。

可是我的心里却还是那么难受。

母亲因为一个傻子,打了我。这让我对那个傻子的恨意更加的深了一层。

因为傻子林突然的不见了,所以全府的人都出去找了,却因为有下人看见我带着傻子林出去了,所以我与母亲跪在了林府的大堂,面对着疯子林父母的拷问。

就在我以为傻子林已经死了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活生生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傻子林被找到的时候,全身的衣服都被划破了,一身的泥巴,右脚骨折,所以他是被抬回来的。

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口中还在叫唤着我的名字。

“小英…小英…”

我极度的讨厌甚至恨死了他的声音,所以当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我皱着眉用手指塞住了耳朵。

傻子林没死,而我却每时每刻都活在惶恐之中,要是那傻子林向他的父母告状,就我弑父的罪名,就足以被浸猪笼了,而且还要拖累母亲。

我恨傻子林怎么没死?我恨当初就应该看着傻子林死了之后才走。

可就这样惶恐了两日,却发现并没有任何人来找我麻烦,渐渐的,我也就淡忘了这件事,但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后来,傻子林的伤好了之后却依旧傻笑着来找我陪玩,看着他那傻乎乎的模样,我心想着也许就因为他是个傻子,所以根本不知道是我推他下陷阱的,又或者是忘了。

为了确定心里的疑问,我旁敲侧击的问了些当天的事情,他摸了摸脑袋傻愣愣的说道:“不…不知道…小…小英…我头疼…”

我心想着,他定是伤了头部,所以不记得了,心里却也因此轻松了很多。

而后过了一个多月,我从学堂放学回家,却在路上听到有人说傻子林被人打了。

我小跑了过去,那时候傻子林已经被人打趴在了地上,浑身都是泥土,额头还流着鲜血。

打他的人是镇上有名的恶人,名叫李屠夫,是个杀猪的。

被打的傻子林他却不哭,只是死死的护住怀里的东西,我看到了,那是一串冰糖葫芦,却早已沾上了泥土。

而那李屠夫似乎也是打累了,只是最后狠狠的踢了一脚傻子林,就离开了,嘴里还在怒骂着:“真他妈的晦气。”

看戏的人群也渐渐的散开了,傻子林似乎也看到了我,爬起身坐在地上,咧嘴傻笑着将怀中的冰糖葫芦递给我。

“小…小英…吃…糖葫芦…”

看着他手中满是泥土的糖葫芦还混合着他鲜血的味道,我冷冷的说道:“我才不吃你的脏东西。”

然后我头也不回的径直回了家,却在身后依旧听到傻子林委屈的声音。

“我的糖葫芦…不脏…不脏…”

傻子林的声音随着我的脚步越来越远。

很快便过去了八年,这八年来傻子林无一不例外的天天来找我,他每天傍晚都会坐在我房门的地上,看到我咧着嘴傻笑的说着。

“小英……嘻嘻…你放学了…”

而每当看到他那一身脏兮兮傻乎乎的模样,我就想呕吐。所以之后我便在放学之后在外面溜达一圈等天黑了再回去。

上了国中以后,虽然每个月才回家一次,可是哪怕我再怎么不想看到他,却处处有着他的身影,他就像一个讨厌的跟屁虫,怎么甩都甩不掉。

这一年我十八岁,考上了清华大学,是镇上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女子。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母亲喜极而泣,拿着通知书的双手忍不住的在颤抖。

这八年来,母亲的鬓角多了些许白发,眼角也有了皱纹,那一双原本嫩白修长的双手如今尽是茧子。

母亲为我高兴,可镇上的人却没有一个为我高兴的。

在他们眼里,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女人是没有读书的权利的,到了适婚的年纪就应该嫁人生孩子,然后一辈子孝敬公婆。

然而,这一切我并不在意,只要母亲高兴就行了。

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傻子林竟笑嘻嘻的跑去镇上挨家挨户的说着小英考上了大学。

我并没有很在意这点,他怎样从此以后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可就在我要去报道的前一天,傻子林的父母不愿再掏钱供我学费,而是让我留在家里嫁人。

当天夜里,母亲来找我,偷偷的给我塞了一小袋子的钱,我数了数足足够我的学费以及生活费。

我问母亲哪来的这么多钱,母亲只是温柔的看着我笑了笑。

第二天走的时候,我让母亲跟我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她受尽一生苦难的地方。

可母亲却怎么也不愿,她只是说了一句让我接下来三年都想不透的话。

“母亲活在这里有母亲的责任,倒是你,在外面要好好的照顾着自己。”

我在想着,母亲的责任不就是我吗?

上了大学之后,我彻底的摆脱了生活了十八年的阴影,在北京,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知道我的继父是一个傻子,更没有人知道我的生日其实就是我父亲的祭日。

我骗那些人说我的父亲是一个生意人,我的生日也不是在三月初三。

她们信了,并且还和我做了好朋友。而且因为我长相俏丽,很快在大学便有很多的追求者。

后来,我利用母亲给我的剩余的钱和一些朋友合伙开了一家传媒公司,三年的时间,公司的生意渐渐的好了起来。

这三年来,我没有回过一次家,学费生活费都是靠我自己赚的。只是偶尔有空就会寄封信和一些钱回家给母亲。

三年后,我和一群朋友准备去野炊,却在临行前的一天收到了一封来自母亲的信。

看到信之后,我整个人都快崩溃掉,我告诉自己这是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母亲说,疯子林病死了!他在死之前还在叫着我的名字。

母亲说,她这一生只爱过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林国栋,不管他是傻了还是死了,她都爱他。

原来在母亲还未嫁人之前就与镇上的林国栋情投意合,却奈何门不当户不对,被硬生生的拆散了,难怪林国栋的父母有时候看着我母亲的时候,满眼的厌恶与鄙夷。

后来,母亲嫁给了村里的刘木匠,也就是我的亲父,生下了我。而林国栋却也被家里人硬逼着娶了别人。

虽然二人都各自成婚了,但是林国栋每个月都会来探望她一次。

每一次他来都会带上一根糖葫芦给我吃,这些事年幼的我又岂会记得,只是依稀的记得有个好叔叔会经常给我好吃的。

母亲在信上说,林国栋之所以会傻,全都是因为救我。

那时候我还小,只有五岁,却因为贪玩而跑进了山里,险些掉进了村里人设置的陷阱了,幸好撞见了前来寻找的林国栋,为了救我,掉进了坑里,却没有想到,坑里竟然有一块大石头,头撞了上去,却因为失血过多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而一夜之间成了傻子。

母亲说,林国栋就算傻了,却也还记得我,更加记得我的生日。

我每年都会收到一些匿名的礼物,有漂亮的衣服和裙子还有鞋子。我一直都以为是母亲为了怕我伤心难过而偷偷给我做的,却没有想到是他为我准备的。

还有那一次我险些杀了他,不是因为他不记得了,而是他在他父母面前说是他自己贪玩想去抓蛐蛐,一不小心踩进了陷阱,而我只是带他出去逛逛而已。

母亲说,他知道我最喜欢吃冰糖葫芦了,所以他就每天都给我送一串冰糖葫芦,在每天的清晨放在我房间的门口,我以为是儿时的好叔叔送的,所以我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早上起床后打开房门看见一串冰糖葫芦,后来我想见见这个好叔叔,便在有一天清晨在天还微亮的时候等候在门前,却在那天没有收到冰糖葫芦,后来第二天我醒来有些迟了,却依旧收到了一串冰糖葫芦,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敢早起了。

而那一次他却是因为晚上脑袋疼,发了烧昏睡了一整天,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给我买冰糖葫芦。

卖糖葫芦旁边的店铺就是李屠夫的猪肉铺子,因为每天看见他为我买冰糖葫芦,而骂了我两句,却遭来了林国栋扔来的石子。

李屠夫自然被惹怒了,所以就将林国栋往死里打。

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初他被打的流血了都不愿吭声喊哭更是拼命的护住怀里的冰糖葫芦。

只因我曾经厌恶的对他吼道:“好哭鬼,我讨厌你。”

母亲说,其实林国栋并没有真傻,而是时而傻时而正常,那一次他的父母不愿再出钱供我上大学的时候,他清醒了一次,便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塞给母亲让她转交给我,却不让母亲透漏出半句。

母亲在信里的最后说道:“小英,他真的很想你,自从你走了之后,他便每天都在念叨着你。依旧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买一串冰糖葫芦放在你的房门前,每天都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你的名字,每天傍晚都会在你的房门前等到天黑。每天都会因为那些说你的人而跟对方打架。他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听到你叫他一声爹,他就死而无憾了,哪怕是在临死前都在叫着你的名字,都想要再见到你一面,可是却还未等到通知你回家,就撒手人寰了,母亲这一生最爱的就是你和他了,如今你已经长大了,也不再需要母亲的陪伴了,而他,哪怕是死了,照顾他依旧是母亲的责任。小英,母亲这一生虽然受尽了苦难,但是却是幸福的,能嫁给他,照顾他,母亲这一生也无憾了。母亲只是希望你以后要放下那些恨意,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

三天后,我跪在坟前,坟上是母亲和他的照片。

“爹!娘!”

从此以后每年的四月四,坟头前都会出现一串冰糖葫芦。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0 我要投稿
散文投稿 - 诗歌投稿(短文学期待您的每一篇作品)[ 投稿指南 ]
0 条评论网友点评 登录后发表评论,让更多网友认识您!
最新评论
猜你喜欢
深度阅读
情感美文  情感日记  情感故事  美文欣赏  爱情文章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百家乐游戏:请与我们联系: E-mail:
在线投稿
在线分享 返回顶部